服务电话:133921763

真假“孔雀”之谜(图)

发表时间: 2019-08-11

  核心提示:36岁的蒲城县民办女教师路孔雀有17年教龄,去年欲去广州打工,在去更换二代身份证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农村户口已在派出所被莫名其妙地注销掉了。另有一个非农业户口的路孔雀,和她不仅同姓名而且同年同月同日生;而且该“孔雀”还是吃着皇粮的公办教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后来她得知是同县小学教师张苏萍假冒,目的是为了当公办教师;然而又是谁执导“真假孔雀”剧?真“孔雀”毅然走上了艰难的控告路,然而一直没有结果———

  “我如果被人杀死,警察来破案,都不知道死者是谁,因为在派出所里查不到我的户口。”

  一个名字叫张苏萍,是农业户口;另外一个户口上的名字叫路孔雀,是非农业户口。两个户口也决定了她的两个身份,前者是农民,后者是国家教师。

  张苏萍说假冒路孔雀的名字是为了当公办教师。“因为我有关系,能搞来指标。”

  张苏萍丈夫齐海峰一再暗示路孔雀,“县上没关系,我能拿走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以及录取通知书吗?”

  “我如果被人杀死,警察来破案,都不知道死者是谁,因为在派出所里查不到我的户口。”36岁的路孔雀近日很无奈。她倒不是担心自己死亡,只是气话而已。但因她没有户口,所以不能随丈夫去外地打工,不能给两个孩子报户口。

  28岁的张苏萍也为户口发愁,她愁的是有两个户口:一个名字叫张苏萍,是农业户口;另外一个户口上的名字叫路孔雀,是非农业户口。两个户口也决定了她的两个身份,前者是农民,后者是国家教师。张苏萍马上要临产了,她的家人很担心有关单位对张苏萍身份的调查,会影响到孕妇和胎儿的身心健康。

  2006年8月份,蒲城县坡头镇路家村5组村民路孔雀决定彻底结束自己16年的教师生涯。每月二三百元钱的工资让她很难维持有两个孩子的家庭。她和丈夫商量后准备一块儿去广州打工。丈夫提醒她,外出一定要带着身份证。当时正逢办理二代身份证初期,路孔雀来到户口所在地———蒲城县公安局兴镇派出所,当她查询自己户口时,惊奇地发现户口已被注销。同时派出所的电脑显示,还有一个叫路孔雀的人,这个人的出生年月日和她一样,都是1971年11月11日。但对方是非农业户口,还是公办教师。

  1990年,路孔雀高中毕业。她没有考上大学,同年9月,路孔雀在家乡的路家小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

  1995年,路孔雀和自己的第一任丈夫任某结婚。婚后,路孔雀来到婆家附近的蒲城县兴镇党家小学任教。

  1998年,蒲城县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县上公办教师不足的问题,县政府决定选拔部分民办教师,条件为高中毕业,通过统一考试后,让他们到蒲城县教师进修学校学习2年,毕业后就转为公办教师。

  这对于路孔雀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干了大半辈子也没有转正的民办教师崔香梨深有体会:民办教师在学校总是很自卑,那些年每月工资还不到一百元,各种福利待遇总是比公办教师少,而且民办教师一生孩子就意味着失业,她们没有产假。

  在临考试前一个多月,路孔雀每天晚上不回家,住在学校。她压力很大,命运能否改变,在此一搏。

  在给兴镇教育组交了高中毕业证和身份证后,路孔雀就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毕业8年了,到底能否考上她心里没底。

  路孔雀记得考试在7月份进行。8月20日左右,大家都说分数出来了,路孔雀跑到教育局惊喜地看到,自己考试分数排名第49位,而只录取50人。路孔雀仿佛感觉到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进公办教师的门槛。而她的第一段婚姻在那时走到了尽头,9月1日新生报到的日子,路孔雀在这天拿到了离婚证。

  但是录取通知书她一直没有等到,而身边的一些老师已经准备到县教师进修学校上学了。

  刚从失败婚姻中走出来的路孔雀万念俱灰,有点困惑的她猜测自己可能因为是第49名,其他条件不过关,没有被录取。路孔雀后从党家小学调到了良村小学,又继续着民办教师的职业。

  2000年,由于公立学校不断裁减民办教师,路孔雀应聘到了当地一家私立学校。

  路孔雀回忆,2002年学校给所有教师建立教师档案,需要教师出示身份证和毕业证,她这才想到这些证件都在兴镇教育组。在没有录取上后,她曾经多次到兴镇教育组索要这两个证件,教育组工作人员总是以证件在教育局还没有送下来为由,让她以后再来。

  私立学校管理很严格,这次路孔雀是请了一会儿假,坐摩托车专门去兴镇教育组讨要证件。“答复还是没有回来。”她愤怒了。“今天我非要到我的证件,否则不会离开这里。”路孔雀说要不到证件她可能会失掉在私立学校教学的这份工作。

  “这时候,教育组有人给我指点说,你到坡头镇桥陵小学找一位路孔雀老师,她拿着你的毕业证和身份证。”路孔雀去了桥陵小学。

  她在这里见到了和她同名同姓的公办教师“路孔雀”。路孔雀很快在对方家里拿到了自己的证件,她记得自己当时还非常感激对方给她捎回证件。

  “她为啥也叫这个名字?她为啥也是老师?她为啥拿着我的证件?”回到学校后,路孔雀很快就忘记了这些疑问,因为她及时给学校交了身份证和毕业证,学校给她建立了教师档案。民办教师路孔雀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被重视后的满足感。

  不久,路孔雀与当地一男子走到了一起。2006年6月,路孔雀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此时孩子的父亲和她商量外出打工,路孔雀到兴镇派出所办理二代身份证时,这才发现电脑里没有自己的户籍信息。

  她到村会计处查询,发现村里也没有自己的户口信息。因为路孔雀结婚时并没有将户口转出去过,户口到底去哪了?村会计解释是这些年村里管理户口信息的人员换过多人。

  2006年10月,路孔雀娘家一个上小学的女孩对她说:“阿姨,我们学校有个老师,名字和你的一模一样。”这个小孩在蒲城县苏坊乡绒张小学读书。路孔雀这才想起,桥陵小学有个路孔雀老师,怎么绒张小学也有个路孔雀老师?

  路孔雀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户口肯定和这些人有关系。2007年元月初,路孔雀终于在绒张小学见到了“路孔雀”老师。原来这个老师就是5年前在桥陵小学给她捎取身份证和毕业证的“路孔雀”。

  “你到底是谁?你到底叫什么名字?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户口簿……”对于绒张小学的“路孔雀”,路孔雀满肚子的疑问。

  2007年5月9日,在蒲城县兴镇街道边树荫下,路孔雀给记者讲述了这个假冒她名字的老师是如何浮出水面的。

  对于路孔雀的质疑,这个女老师承认自己真实名字叫张苏萍,她说假冒路孔雀的名字是为了当公办教师。“因为我有关系,能搞来指标。”路孔雀说张苏萍说这句话时显得异常平静。最后,张苏萍答应周末再谈此事。

  当天晚上,路孔雀就接到张苏萍丈夫齐海峰的电话,齐海峰让路孔雀用张苏萍的户口去办理二代身份证,以后路孔雀就改名叫张苏萍。齐海峰一再强调,路孔雀“拿回自己的户口决不可能”。路孔雀说,齐海峰一再暗示,“县上没关系,我能拿走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以及录取通知书吗?”

  几天后,路孔雀和齐海峰见了面。路孔雀回忆,当时齐海峰答应如果她用张苏萍的名字,她想把户口迁到任何地方他都能办到。看路孔雀不同意,齐海峰答应给路孔雀再补偿500元。

  路孔雀听到这些肺都快气炸了,“我给你500元钱,你将霸占了我10年的户口还给我可以吗?我给你500元钱,你将公办教师的指标还给我可以吗?我给你500元,我第一次婚姻能挽回吗?”路孔雀说齐海峰说出“500元钱”时很轻松很傲慢,这彻底激怒了她。

  生活还要继续,两个孩子还要吃饭。大年初八,路孔雀应聘到了富平县美原明鹰小学。她开始了自己第17个年头的教师生涯。

  “就这样干一辈子民办教师?自己没有了户口,一对儿女的户口怎么报?到底是谁帮他们抢去了我的公办教师指标……”第二天是3月15日,是消费维权打假的日子,路孔雀实在坐不住了,她决定控告这个假路孔雀。

  “1998年6月我参加了蒲城县招转考试,并且取得优异成绩。正在我满怀喜悦去进修后成为一名合格的公办教师,继续为蒲城县农村教育做出更大贡献时……我却没有接到录取通知书,失去了进修进而转正的机会……我从此成为了‘黑人黑户’……”

  “吴、马接收《申诉书》,答应下周四答复。”路孔雀在日记中记道,“(县)信访局接收《申》,并作了记录,答应转交相关部门。”

  “3月20日,星期二,晴,下午3点左右,张苏萍的公公和叔叔来明鹰学校,找党广田老师作中介,用3万元作经济补偿,以私了私自挪占我户口以及民转公办教师一事。同时急匆催促我立刻上县去撤诉。党写了一张收到齐宁远(张的公公)3万元待事结束后方归路孔雀的纸条。党与我共同签名。”

  路孔雀告诉记者,当天在党老师的催促下,她到了县上,但最后决定还是不撤诉,因为拿了3万元,户口还是没办法解决。接下来,路孔雀坚持到教育局、检察院、纠风办、纪检委和监察局去举报。

  路孔雀在日记上记录下了一些控告的细节:蒲城县监察局副局长雷玲巧和局长王树勋在4月16日和19日曾这样答复:“因张苏萍坐月子,此事暂停调查1-3个月”;调查陷入困境,比如教育局职教股当时主管分发录取通知书的同志已调走或因时间久,不知当时谁主管;兴镇主管户籍的人员暂时找不到;教育局主管招生的人员现在在西安住院,出于人道主义,不能到住院部调查;“你还想耍赖,我的办公室是你坐的地方?若是这样此事我还真不管了,你爱咋办咋办,现在你立马走人……”

  由于路孔雀不满调查部门的答复,含着眼泪离开了监察局。“满腹的辩辞堵在胸口,变成疼痛令我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办公楼那么高大,(走到)楼梯口处时,我胸口憋得喘不过气来,我真想号啕大哭一场……”

  而教育局一位知情者说,教育局在调查路孔雀1998年是否具备报名进行“民转公”的资格,多亏看到了当年路孔雀签字领取民办教师工资时的工资表,否则一些问题“很难说清”。

  是谁执导“线日,记者见到当年兴镇教育组的专干李哲一。李哲一告诉记者,当时镇上的公办和民办教师总共约300人,路孔雀给他的印象很深,“小两口关系不好,但是她的教学质量挺好”。他说,“民转公”的报名和录取工作由兴镇教育组成教专干马会民负责,具体事情他记不清楚了。“你从哪知道我的电话?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当年的成教专干马会民没说完话就挂断了电话。

  是谁将路孔雀的户口从坡头镇转出去的呢?1998年农业户口还归乡镇政府管理,记者找到了当时在坡头镇管理户口的赵某,他说这些户口在1999年全部交给了兴镇派出所。兴镇派出所教导员李宁刚说,县公安局警务督察队和县监察局来过了,没有发现路孔雀当年迁移户口的原始资料。

  记者随后找到主管调查的部门了解情况。蒲城县教育局纪检书记赵怀虎说,此事他们已经移交县监察局。而监察局负责调查此事的副局长雷玲巧说,她不清楚调查进度,张苏萍是否假冒路孔雀还不知道。

  蒲城县教育局一位资深人士说,出现路孔雀之事,教育组和教育局难逃干系。他透露说,像这样顶替教师的事情,蒲城县还有很多,决不是什么新闻,当年就有人以此为生。“以此为生的是教育局的人吗?”记者问。“不是教育局的人能沾上边吗?”他反问。

  由于张苏萍临产,记者没有打扰她,试图从她的亲人处了解情况。张苏萍的婆婆说,有什么事情你去找张苏萍的娘家人,我们这里什么都不知道。

  蔺金侠:为了上课,已经小产了2个孩子,这第三个孩子马上就要生了,现在她要接受许多人的询问,所以我们也是受害者。

  蔺金侠:她(路孔雀)知道,我当时是买她的指标。她当时要离婚,没有心思也没有学费,所以才将指标让给了我女儿。

  记者:当时买指标时是否有协议或者证据?蔺金侠:没有,没有证据。记者:张苏萍高中毕业了吗?

  在蒲城县荆姚镇初级中学,记者见到了张苏萍的丈夫齐海峰,他是这里的一名教师。

  齐海峰:你们有没有上班时间,为何晚上跑到我们家采访。我很气愤,我老婆马上要生孩子了。

  记者:对不起。我们去你们家里只见到你母亲,并没有打扰你妻子,我们只想问问你们家对此有什么说法。

  齐海峰:路孔雀是在敲诈。我们当初用2000元钱从她手里买的公办教师指标。现在教师工资和待遇好了,她反悔,所以想敲诈钱。

  记者:路孔雀在上访控告期间,你们是否找过明鹰学校的党广田老师,让党老师从中间协调私了此事?

  齐海峰:事情出来后,我父母不让我们操心此事,他们找到党广田老师,出3万元私了此事。

  记者:我在你们家看到,在你们结婚时,朋友送的牌匾上写着“齐海峰张苏萍新婚大吉”。我想问你们的结婚证上妻子的名字是张苏萍还是路孔雀?

  采访结束时,记者意外发现齐海峰办公室门上挂着的名字叫李县潮,学校一些老师解释说,齐海峰就是李县潮。记者再次追问齐海峰。

  记者:你的名字到底是齐海峰还是李县潮?齐海峰:这是我的私事,你们管不着(匆匆离去)。

  目前,从教育组、职教中心到教育局以及一些监察部门,许多人在没有证据支持的情况下,宁愿相信路孔雀收取了张苏萍的钱,他们认为这是路孔雀反悔,是在看到公办教师待遇得到提高后的一种“违约”。蒲城县职教中心一位领导当着记者的面说,“卑鄙,无耻,什么人,你拿了人家的钱,现在眼红了,反悔了”。

  记者不知道这位领导的依据是什么,但是,他给记者担保,在蒲城县这种假教师数字非常惊人。也许这就是他判断路孔雀出卖公办教师指标的标准。

  与这种无凭谴责路孔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家对于假“孔雀”张苏萍的包容。“我们发现她的年龄不对,因为她的实际年龄要比身份证上的年龄小8岁,我们学校一些老师都叫她苏萍。”张苏萍学校的一位杨老师说。

  张苏萍所在学校的一位副校长也曾经说,“听说张苏萍是顶替别人的,学校的老师都知道此事”。而一些老师甚至同情张苏萍,因为她在学校还是骨干。

  反常现象并不止这些,路孔雀说,在她告发期间,一些职能部门的人过来说情,希望能私了此事。调查部门迟迟不出结果,给了这些人可乘之机。她在学校代课期间,学校一些领导在说情没有结果后,甚至不允许路孔雀请假告状,导致路孔雀不得不再次选择“下课”。

  据悉,凡是1981年7月底之前任教至1999年,持有《陕西省民办教师任用证书》,截至2000年底不超过离岗年龄的民办教师,经考试、考核合格者,可招转为公办教师。

  对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可免试:①获得地市级以上劳动模范、优秀(先进)教师、优秀(先进)教育工作者、教学能手,香港挂牌之全篇最。并继续保持荣誉称号者;②被评为“陕西省特级教师”或具有中学一级、小学高级教师以上任职资格者;③取得中师以上学历者;④教龄满25年(含)以上者;⑤在省政府规定的山区县一人一校(教学点)连续任教满5年以上,且现仍在一人一校(教学点)任教者。符合免试招转条件的有1000余人。另外不符合免试条件的民办教师,省教育厅已于1999年7月28日组织了全省统一考试,有1000多人参加,考试合格者给予转正。

  1999年10月,国家人事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教育部联合发出通知,下达“民转公”专项指标25万个。国家教育部宣布,中国于2000年基本解决民办教师问题。此举表明党中央、国务院确定的“本世纪末基本解决民办教师问题”的目标如期实现。新世纪,“民办教师”这个特殊的群体成为历史。